真希望和你在一起不只十四年(上)

在和你相遇前我所认知的缘份不过茫茫人海中我看见了你,而你也恰好看见了我。 ------喻文州

喧嚷嘈杂的街道,似乎永远也不会中断的人流。这一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刚失去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三份工作的人而言真的是烦躁到了极点。明明街边有的是成荫的绿树入眼的却只剩车辆来往激起的尘埃。兜里的银行卡里有足够维持自己生活六个月的房屋租金,这也是公司美名其曰的补偿金,合同期未到却要为别人让位的补偿金。无意识的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这个被金钱支配的社会真是由内而外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目光游离到马路对面的一排小店上,午后偏斜的阳光早就带走了那抹遮在头顶的阴凉,站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裤子后面的灰尘准备去对面逛逛散散心。这么半天也想明白了初入社会的自己不经历碰壁不可能成长,那就暂且先拿出一小段时光给自己放个假,毕竟经历了几次失败不放松放松是会崩溃的。红绿灯变化了三次终于是走到了马路对面,目光锁定一家花店于是迈开步子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大门口摆着的宣传牌上爬满了牵牛花,清一色的紫清显得煞是好看。轻轻推开门伴随着风铃的响起一个巨大的圆台着实惊到了我,不到四十平米的小花店我敢说这个台子足足占去了一半的面积。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多肉植物,台子的最中间放的则是一盆盛放中的蝴蝶兰。从一盆吊兰后钻出的少女笑意盈盈的说欢迎光临并问我需要点什么。眨了眨眼这才有点尴尬的想起来自己只是随便转转刚想开口目光却触及了放在柜台上的那枝玫瑰转而很认真的开口“请问你这里有白玫瑰么?”白玫瑰是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总是很想亲眼目睹一下看看是否真的像照片上的那般纯净圣洁。少女一下子笑弯了眸子“您真幸运,最近正好有位客人定了九十九朵白玫瑰进的时候我就进了一百朵,我给您去拿?”眼里燃起期盼的火花,不多一会儿她就回来了将玫瑰递给我的时候顺便还递上了一包种子“您买走这玫瑰证明咱们有缘这白玫瑰的种子送给您,只要认真栽培种出的玫瑰会比您手中现在的这支美一千倍!”少女说完提起裙子在原地俏皮的转了个圈。道谢并付过钱后我拿着花开始向下一家店迈进。身后风铃再次响起的时候捎来了少女的最后一句话“拿着第一次拿着白玫瑰的人会遇见于你而言最大的幸福,可是……很抱歉它无法陪你久远。”轻轻笑了一下并不给予否认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下一秒当我撞进这琥珀色的瞳仁时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唔……这未免也太快了。”

它除了背部和耳朵显黄色外其他大部分是白色的,自然下垂的大耳朵和闪着光的眼睛一下子就俘虏了我的心。它仿佛以前就认识我一般隔着玻璃大叫,直立起身子恨不得把玻璃马上划破然后扑到我的怀里。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身后有什么人令它如此兴奋,换了个地方后发现它还试盯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恐怕要养它一辈子了。拿着我的玫瑰花推开宠物店的门开门见山的询问店老板那只狗是否是寄养是否出售,店老板反映了一秒后很热情的介绍道那是拉布拉多犬并且今天才刚两个半月还没有主人。我立刻提出想要抱抱这只狗的想法经过老板同意后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将它抱了起来生怕将它弄疼。小家伙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性格,在怀里一刻都不老实,一会儿舔舔你一会儿挣扎着想要下地。我手忙脚乱的样子看的老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紧从我手中接过放回了原来的笼子里。心里说实话还是有些奇怪的,因为感觉它对我不是像刚才那样热情,热情到仿佛不那样就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心里自己衡量自己的能力是否可以将它带回去照顾它一辈子给它一个家,自己是否会永不抛弃它在它短短的十几年一直爱着它。向店老板说出了自己有买它的意愿但是需要回家仔细考虑考虑后店老板表示会为自己留下它。很是感激的留下了电话号码便推开门准备往家走,说是家不过是个租的暂住地罢了。




TBC.



第一次写喻黄文,文力不足请多见谅QwQ说了这么半天也没切入正题是我的锅,中和下会为大家讲述一个少天和他的喻主人相亲相爱的故事。少天在这里是一只汪,所以它没有办法陪喻文州走过漫长的一生,但是喻文州会一直陪着黄少天,当少天走的那一天轻吻它的额头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与爱。
少天,我会照顾好自己请不要为我担心,再见。咱们说好的,你走,我绝对不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