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我也是非常抱歉占tagQAQ
但是想问一下各位大佬,之前有一篇文内容大概是德拉科在酒吧里故意气哈利想看他吃醋的反应,就跳舞的时候被布雷斯亲了一下的NC–17向文。之前也是在榜单上热度我记得好像是特别高,现在去找也是找不到了(*꒦ິ⌓꒦ີ)有哪位大佬有链接或者是当时喜欢推荐过之类的嘛?万分感谢ヾ(✿゚▽゚)ノ
说起来这个榜单真的是也骨骼清奇,有些文虽然热度特别高但是总在榜单之外靠大佬们安利才能看到(つд⊂)

【哈德only活动发布】2018520哈德活动

哈德only活动主办方:

活动主旨:


为了促进冷cp写手之内的灵魂交流(??);为了给哈德添砖加瓦;以及为了我们爱着的他们。




活动内容:


-图,文不限。


-图不能太草稿流,文不能低于2000字,谢绝段子。


-肉请酌情走外链。


-如果有好的主题请联系我。




活动说明:


-接受连载投稿,前提是能完结的连载投稿。


-婉拒恋童(喝了变小魔药不支持发生关系)/拉踩或者侮辱以及抹黑角色。


-婉拒暴力,血腥,自残;毒品以及政治敏感话题直接描写.


-婉拒抄袭,过度借鉴au原文,[比如三体au,大量引用红岸描写/对话],一经发现主办方定不会给老师留面子


[相信各位参加活动的老师们定不会写这些东西...就是写出来走个过场]




活动时间:


2018年5月20日-2018年6月05.


或者 2018年5月05日-2018年6月05.


依人数酌情而定,大致需要13-15人。


【于此同时会举办众人大型联文,内容大概是每个人写一段然后写一篇文,字数不限,六月五日(德拉科生日)的时候将会在本活动方的号放出】




活动地点:


-lofter


-报名和联系(或者干脆想勾搭主办太太们)请加群号:762352180(评论区可复制)


-剩余活动咨询会在群内发布。




活动格式:


-文章发布格式依【HPDM2018520 XXXXXXX】或者是【HPDM三十天 XXXXXX】(依最后定的时间为准


-tag请务必打上【HPDM2018520】/【HPDM三十天】以及HPDM/哈德


-活动tag还没有申请,如果人数齐了会告知活动tag方式。




结语:


企划结语,我们缺人,还望各位多多扩散,为哈德圈添砖加瓦。



也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太太发过这个,突然看到实在是233333333
私心占了个drarry的tag,抱歉QvQ

开屏吃狗粮233
占tag抱歉

〖这个刺儿就是你吧……哼,你欺负我,再欺负我我就打你……打死你,勾引死你……〗
“噗。”散人听着耳机里传来曾经的那音质有些糟糕的声音,还是没憋住,笑了出来。
“五年了,也真是很快呢。”有些感慨的关掉手机里正播放着的音频,转而打开了有些日子没光顾的腾讯。手指不由自主的戳开那已经很靠下了的信息框,意外的发现他居然也同时在线。
打出一段话,删掉。再打一段,又删掉。纠结了好一阵子,最后出现的也只有四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看着这最后一次和他说话停在了几个星期前,散人突然间就觉得特别委屈,觉得一切不应该是这样,可事实就是这样了……
(08:42 打麻将吗?
08:44 好啊。
08:50 等下发你房间号。
08:51 好的。)
叹了口气将新年快乐接在了这段对话的后面然后摁黑手机屏幕扔在桌上,起身走到乐乐身边蹲下轻轻揉了揉它的脑袋。
“乐乐,新年快乐呀。新的一年,也要多关照了……”
偏头瞄一眼桌子上,意料之中的没有反应,心情也变得愈发低落。本想趴在床上早早睡一觉,暂时忘掉身边让自己不好受的事情,但想起了之前有承诺过的今天晚上直播,除非遇到极其特殊的情况否则不应该违约的自己,还是打开了电脑戳进了直播间。
鼠标在开场后游移在了桌面上,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下一句应该说点什么。沉默着打开我的电脑,点开文件夹里的某个标题,下面静静陈列着不同的I WANNA。鼠标停在了ENDLESS上,而后停在了那个应该是配合着作者头像观看的游戏头标上。 “今天我想重新玩一遍这个游戏,玩到哪里就算哪里,就当重新回忆一下。”

TBC.

讲真,带着自家子房遇见同系列大将军的心情真的是原地爆炸=͟͟͞͞ ٩( ๑╹ ꇴ╹)۶
悄咪咪感受一下左拥右抱的人生233

真希望和你在一起不只十四年(上)

在和你相遇前我所认知的缘份不过茫茫人海中我看见了你,而你也恰好看见了我。 ------喻文州

喧嚷嘈杂的街道,似乎永远也不会中断的人流。这一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或许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刚失去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三份工作的人而言真的是烦躁到了极点。明明街边有的是成荫的绿树入眼的却只剩车辆来往激起的尘埃。兜里的银行卡里有足够维持自己生活六个月的房屋租金,这也是公司美名其曰的补偿金,合同期未到却要为别人让位的补偿金。无意识的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这个被金钱支配的社会真是由内而外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目光游离到马路对面的一排小店上,午后偏斜的阳光早就带走了那抹遮在头顶的阴凉,站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裤子后面的灰尘准备去对面逛逛散散心。这么半天也想明白了初入社会的自己不经历碰壁不可能成长,那就暂且先拿出一小段时光给自己放个假,毕竟经历了几次失败不放松放松是会崩溃的。红绿灯变化了三次终于是走到了马路对面,目光锁定一家花店于是迈开步子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大门口摆着的宣传牌上爬满了牵牛花,清一色的紫清显得煞是好看。轻轻推开门伴随着风铃的响起一个巨大的圆台着实惊到了我,不到四十平米的小花店我敢说这个台子足足占去了一半的面积。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多肉植物,台子的最中间放的则是一盆盛放中的蝴蝶兰。从一盆吊兰后钻出的少女笑意盈盈的说欢迎光临并问我需要点什么。眨了眨眼这才有点尴尬的想起来自己只是随便转转刚想开口目光却触及了放在柜台上的那枝玫瑰转而很认真的开口“请问你这里有白玫瑰么?”白玫瑰是心中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总是很想亲眼目睹一下看看是否真的像照片上的那般纯净圣洁。少女一下子笑弯了眸子“您真幸运,最近正好有位客人定了九十九朵白玫瑰进的时候我就进了一百朵,我给您去拿?”眼里燃起期盼的火花,不多一会儿她就回来了将玫瑰递给我的时候顺便还递上了一包种子“您买走这玫瑰证明咱们有缘这白玫瑰的种子送给您,只要认真栽培种出的玫瑰会比您手中现在的这支美一千倍!”少女说完提起裙子在原地俏皮的转了个圈。道谢并付过钱后我拿着花开始向下一家店迈进。身后风铃再次响起的时候捎来了少女的最后一句话“拿着第一次拿着白玫瑰的人会遇见于你而言最大的幸福,可是……很抱歉它无法陪你久远。”轻轻笑了一下并不给予否认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下一秒当我撞进这琥珀色的瞳仁时情不自禁地喃喃道

“唔……这未免也太快了。”

它除了背部和耳朵显黄色外其他大部分是白色的,自然下垂的大耳朵和闪着光的眼睛一下子就俘虏了我的心。它仿佛以前就认识我一般隔着玻璃大叫,直立起身子恨不得把玻璃马上划破然后扑到我的怀里。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身后有什么人令它如此兴奋,换了个地方后发现它还试盯着我的时候我就知道恐怕要养它一辈子了。拿着我的玫瑰花推开宠物店的门开门见山的询问店老板那只狗是否是寄养是否出售,店老板反映了一秒后很热情的介绍道那是拉布拉多犬并且今天才刚两个半月还没有主人。我立刻提出想要抱抱这只狗的想法经过老板同意后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将它抱了起来生怕将它弄疼。小家伙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性格,在怀里一刻都不老实,一会儿舔舔你一会儿挣扎着想要下地。我手忙脚乱的样子看的老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紧从我手中接过放回了原来的笼子里。心里说实话还是有些奇怪的,因为感觉它对我不是像刚才那样热情,热情到仿佛不那样就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心里自己衡量自己的能力是否可以将它带回去照顾它一辈子给它一个家,自己是否会永不抛弃它在它短短的十几年一直爱着它。向店老板说出了自己有买它的意愿但是需要回家仔细考虑考虑后店老板表示会为自己留下它。很是感激的留下了电话号码便推开门准备往家走,说是家不过是个租的暂住地罢了。




TBC.



第一次写喻黄文,文力不足请多见谅QwQ说了这么半天也没切入正题是我的锅,中和下会为大家讲述一个少天和他的喻主人相亲相爱的故事。少天在这里是一只汪,所以它没有办法陪喻文州走过漫长的一生,但是喻文州会一直陪着黄少天,当少天走的那一天轻吻它的额头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与爱。
少天,我会照顾好自己请不要为我担心,再见。咱们说好的,你走,我绝对不哭……

http://m.weibo.cn/5568107211/3974772238532880?sourcetype=page&lfid=2304135568107211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lcardid=&mid=3974772238532880&luicode=10000011&moduleID=feed&_status_id=3974772238532880&uicode=10000002




第一次写火影的同人文,献给其中最爱的一对儿。鼬佐真的是太萌了OvO
文笔不好,肉渣渣请谅解QwQ
【1】

【局路】花吐症 2

*时间有点久了,于是在这段时间了,我逆了自己爱的cp,可是局路路局可逆不可拆不是吗?

*小学生文笔求继续不嫌弃

*一如既往期待着大家的留言☆*:.。. o(≧▽≦)o .。.:*☆


推开玻璃门,找到一个空位置坐下,身边的一对小情侣正在旁若无人的你侬我侬…互相喂饭。

A路人默默捂住了自己被闪到的双眼

“啧啧啧,草拟们粑粑,公共场合不刺激单身狗+失恋狗人人有责好吗?”

路人一边刷着内心的弹幕一边悄悄移的远了些。

米饭被筷子扒拉的散成块状,像是孤立无援的座座孤岛。

长叹一口气,推开突然有些碍眼的盘子和碗,带着一身的落寞走出了店门。

路灯的颜色橙色的,很温暖才对不是吗?可是洒在路人身上他感受到的却只有失落。回忆的洪流冲净了这条尘土飞扬的大马路


“路人路人,你说为什么路灯的颜色是橙色的啊?”

“傻逼,你不知道冷暖色调吗?这是想让晚归的人多少感到点温暖吧…你问这个干嘛,莫名其妙。”

“你的头发为什么也是橙色的呀?”

“草拟粑粑,有本事你问我爸妈去!”

“是因为你和这灯光一样那么温暖吧,嗯~我的小太阳。”

“卧槽,痒傻逼你今天吃错药了吧?想干嘛?还有这么给话你跟谁学的?我猜不会是…"

“我就是突然想和你说了而已,别想太多,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见,你也早点回家吧注意安全。”

“诶呀知道了,麻烦,狗一样的,拜拜。”

“拜拜。”

A路人的脑海中这段回忆撕扯着他的思绪,烦、乱、还有点委屈

“你就知道撩人,撩完…不对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不是么?”

脚步一顿一顿沉的可怕,索性不走了,啪唧一下坐在倒牙子上将随手扯下狗尾巴草叼到嘴里,晃来晃去似乎那样可以发泄些什么。
“嘿嘿嘿,今天晚上的月亮还真亮,刺的我眼睛都有点疼了”

TBC.